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文学网 > 其他类型 > 救了陆总后,他竟对我以身相许

救了陆总后,他竟对我以身相许

红色键盘 著

其他类型连载

在遇见她之前,陆景深从不相信什么狗屁的爱情,可是在遇见她之后,他才明,原来真的会有人把他的心偷走。那个偷心贼把他的心偷走之后,还每日操控他的情绪,他却心甘情愿的被他操控,甚至怕她把他的心丢还给他。“不许再还回来!”他抓着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,“你拿走了就不能再换回来!”“....”“听见没有?”“你怎么那么霸道?”“我不是霸道,我就是怕你把它丢了...”她笑他多愁善感,故意逗他,“我要是不小心丢了呢?”“你敢!”他一把将她扯进怀里,狠狠地吻上她的唇,“你拿走了就得好好守着!”

主角:   更新:2022-11-15 08:55:00

在线阅读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《救了陆总后,他竟对我以身相许》,由网络作家“红色键盘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在遇见她之前,陆景深从不相信什么狗屁的爱情,可是在遇见她之后,他才明,原来真的会有人把他的心偷走。那个偷心贼把他的心偷走之后,还每日操控他的情绪,他却心甘情愿的被他操控,甚至怕她把他的心丢还给他。“不许再还回来!”他抓着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,“你拿走了就不能再换回来!”“....”“听见没有?”“你怎么那么霸道?”“我不是霸道,我就是怕你把它丢了...”她笑他多愁善感,故意逗他,“我要是不小心丢了呢?”“你敢!”他一把将她扯进怀里,狠狠地吻上她的唇,“你拿走了就得好好守着!”

《救了陆总后,他竟对我以身相许》精彩片段

“以宁,快烧水!”

顾东背着个男人进了屋,“把我昨天采的草煮了!”

"阿公,他是谁?”

顾以宁被他背上的男人吓着了,衣服被不知是树枝还是石头勾破,还沾着暗红色的血迹,胳膊脸上都是伤,看得她触目惊心。

“先别管他是谁了,你先去烧水,把草药煮了再说,救人要紧!”

顾东把人轻放在床上,又探了探他的鼻息,“还有气儿!”

“一定要快!”

“好...”

顾以宁慌慌张张地过去厨房烧了火,可是抓草药的时候差点抓错,被顾宁喝住!

“不是那个!”

顾以宁正帮着男人解开身上的沾着血迹的衣服,见她抓错了药,心急道,“要是弄错了他说不定就醒不来了!”

“阿公,应该抓哪一种?”

顾以宁看着柜子里摆的好几个罐子,“我不清楚。”

“算了!我来吧!”

顾东又招手,“你过来给他解开衣服!”

“啊?”

顾一宁站在床边有些难为情,“阿公,这,这不好吧,他是男的...”

“他都快要死了,你还顾忌这个!”

顾东着急道,“你把他当成女的不就好了!”

“好吧~”

顾一宁眯着眼睛小心地除去了男人的破烂的上衣,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,她红了大半张脸。

“裤子也得换下来!”

股东边抓着草药边交代,“不能让他的伤口沾着一点衣服,不然会发炎!”

“哦哦哦...”

顾一宁犹豫着还是快速地那人换上了裤子。

只是,换完之后,她的脸跟烧红的铁块一般,又红又烫。

“我这是在救人,有什么好害臊的!”

她洗了一把脸,又往脸上拍了拍,试图让自己变得镇静。

“阿公,他怎么还没醒?”

给男人灌了药之后,他似乎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,顾一宁不由得担心起来,“万一他醒不来了咋办?”

男人若是在他们家里没了,那就说不清了。

“你不用担心,他一会儿说不定就该醒了。”

顾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“这人也算是命大,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都还有气儿!”

他说起捡到这个男人的经过,“我采完草药正准备回来,就在那块崖下的水潭里看到他。”

“我一探他还有气,就把他背回来了。”

顾一宁却担心,“阿公,万一这个人是坏人咋办?”

这两天看的社会新闻多了,她脑子里总是浮现出逃犯的画面,万一这人也是的话,那就引狼入室了。

“不会吧?”

顾东看了看床上的男人,“我看他长得挺好的,这面相看着也不像是坏人。”

“谁知道呢!不是有那种为了逃走,专门整了容,让人认不出来..."

“咳咳咳咳...”

床上的人忽然就醒了,他睁开眼睛的第一句就是,“我不是坏人,也没有整容....”

顾一宁脸色十分尴尬,低着头转身出了房间。

“她就是瞎想,没啥恶意。”

顾东帮他检查了一下身体,才发现他身上有不少擦伤,尤其是双腿,看起来这几日都不能下床行走了。

“以宁,把这些饭菜端给他吃!”

顾东手上拿了一把砍刀,“他的脚不能走路了,我去给他弄一双拐杖!”

“啊?”

顾一宁这会儿还觉得尴尬,根本不想见到按个男人。

“快去!”

“好吧...”

顾以宁不情不愿地端着饭菜进了屋。

那人正好也抬头,她赶紧低下了头。

“吃饭了。”

顾以宁把饭菜端放到一旁的桌上,就急着要出去。

“美女等一下!”

“嗯?”

“美女”这个字眼让顾一宁有些不适,这人长着一双桃花眼,从他嘴里说出来似乎也带着一丝不正经。

“干嘛?”

她回头看他,语气并不是很好。

“我的手抬不起来,你能不能帮帮我?”

他似乎是想向她证明,稍稍动了动右手,就疼得直皱眉头,“我真的抬不起来。”

陆千羽没接话,拉了一张椅子,坐到了床边。

“我叫陆景深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?”

顾以宁拿起汤匙舀了一口粥送到了他唇边,淡淡回了他一句,“顾以宁。”

“以为的以还是一二的一?”

她说的太小声,他没听清。

“以为的以。”

”挺好听。”

他张开口,吞下了那一口粥。

“顾小姐,能不能舀的小口一些?”

他看了看送到他嘴边的那一口粥,“太大口我不好吞进去。”

“嗯。”

顾以宁轻轻应了一声,低着头把汤匙里的粥又倒进碗里一些,耳根却有些泛红。

她不过是想快一些伺候完这个人罢了,没想到却被他发现了。

“我的嘴看起来应该不大吧?”

他的唇边勾起一丝轻佻的笑,“我的咀嚼能力和鳄鱼还是有些区别,吃不了太快。”

她怎么会听不出来他在内涵她像喂动物一样的朝他填食?

这人受了伤,还在床上躺着,可为何就是让她没法产生太多的怜悯?

可能是因为他的长相,桃花眼,高鼻梁,明显的唇峰,微微上扬的唇角,完美的下颚线。

这些似乎都组成了花心渣男的长相,加上他说话的语气,让她对他的印象并不好。

“顾小姐你的手机能不能借我用一下?”

伺候完他吃饭,他又找她借手机。

“你要来干嘛?”

手机那么私密的东西,怎么能随便借给别人?

顾以宁一脸警惕地看着他。

“你别紧张。”

陆景深笑了笑,“我不过是想联系我的朋友让他们来接我。”

“这里没有信号,电话打不出去。”

"没有信号?为什么?”

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?竟然连信号都没有?!

陆景深十分震惊。

“树把信号塔弄坏了,还没修好。”

“那什么时候能修好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他们这个地方比较偏僻,报修的话都耗了一天,再等人过来修还不知道什么时候。

“你们镇上离这里有多远?”

他又问道。

“你想做什么?”

“直接到镇上打电话。”

“到镇上的桥被水冲坏了,要等修好才行。”

“什么时候能修好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艹!

陆景深在心里骂了一句。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