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文学网 > 其他类型 > 丫鬟

丫鬟

老虎要发威 著

其他类型连载

【虐文警告,慎入。男主冷酷无情不是说说而已。疯批警告!】他是主,你是奴。你们的身份天差地别。你拿什么奢求他的爱呢?女主意外穿越到古代,她的身份是一个小丫鬟。她逆来顺受,只想求个安稳人生,可她发现自己根本身不由己。冷血无情的大少爷放出了一个温柔陷阱,她掉进去了,摔得遍体鳞伤。在她心如死灰时才偶然得知,自己只是他的一枚棋子。她所经历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,而他只是冷漠的旁观。她恨,她怨,她不甘心。她要所有伤害她的人,都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
主角:   更新:2022-11-16 13:57:00

在线阅读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《丫鬟》,由网络作家“老虎要发威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【虐文警告,慎入。男主冷酷无情不是说说而已。疯批警告!】他是主,你是奴。你们的身份天差地别。你拿什么奢求他的爱呢?女主意外穿越到古代,她的身份是一个小丫鬟。她逆来顺受,只想求个安稳人生,可她发现自己根本身不由己。冷血无情的大少爷放出了一个温柔陷阱,她掉进去了,摔得遍体鳞伤。在她心如死灰时才偶然得知,自己只是他的一枚棋子。她所经历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,而他只是冷漠的旁观。她恨,她怨,她不甘心。她要所有伤害她的人,都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
《丫鬟》精彩片段

“一会大少爷来了,你就这样……然后那样……”

管事嬷嬷正在对挽月言传身教,告诉她如何取悦贺行江,挽月听的小脸红扑扑的,时不时害羞的点点头。

“明白了吗?”嬷嬷说的口干舌燥,看挽月还是一副娇羞的样子,总觉得她还未领悟。

“明白了,嬷嬷。”挽月小声答应。

挽月是现代人,因为一次意外穿越到了古代,就算有着现代人的思想,但她的本质还是个纯情少女,嬷嬷刚才的话对她来说太过刺激了。

“时辰到了,我走了,你好好把握住机会,把大少爷哄开心了,就算不能荣华富贵,也能保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谢谢嬷嬷。”挽月乖巧的点着头。

嬷嬷虽然还是不太放心,但她能做的已经都做了,剩下的就看挽月自己的造化了。

嬷嬷关上房门离去,屋内只剩挽月一人,她紧张到坐立不安,害怕贺行江来,又害怕他不来。

先前被告知选上她做通房丫鬟时,她内心其实是不愿意的,但她一个签了卖身契的丫鬟,根本没有自由可言,谁还会去管她的意愿呢?

好在大少爷长相俊朗,她也能心中安慰着自己,还不算吃亏。

怀着忐忑的心情等了一会,又一阵脚步声响起,是贺行江来了。

听到他推开门的声音时,挽月僵硬的坐在床边,她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,心也‘砰砰’直跳,把嬷嬷刚才教的话,全都忘了个一干二净。

“你就是母亲送来的?”贺行江语气极其不耐。

他的心情不大好,母亲太过关心他的房事,还如此逼迫他,让他厌烦。

“是,奴婢替大少爷宽衣。”

挽月的声音颤颤巍巍,刚想伸手替贺行江解开衣带,却被他一下拍开,紧接着又把她推倒在床上。

她衣着单薄,倒下时慌里慌张的用手挡住胸前。

“大少爷……”

贺行江看见她的举动,冷笑一声说:“母亲就是这么教你的吗?”

挽月刚想辩解,就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。

“大少爷!”挽月顿时大惊失色,没人告诉她还会动刀子啊!

她起身想要逃跑,又被贺行江死死按回在床上,他抓住挽月的一只手臂,用匕首在上面划出一道口子。

殷红的鲜血流出来,贺行江强行抓着她的手臂往床上一抹,然后随手丢在一旁。

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挽月,目光冰冷无情。

“滚下去。”

挽月不知所措,目及贺行江厌恶的眼神,她抿唇裹紧自己的衣服,迅速爬下了床。

贺行江站在床边,冷冷的看着她。

“知道该怎么做吗?”

挽月心中委屈,泪水不争气的涌出眼眶,她哭着点头说:“奴婢知道。”

“如果母亲知道了,就去乱葬岗躺着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贺行江说完和衣而眠,不再理会一旁瑟瑟发抖的挽月。

挽月独自蜷缩在角落里轻声啜泣,她事先想了无数种可能,都没能想到贺行江会这样对她,完全把她的尊严践踏在脚下。

十几年前,她意外穿越到古代,她的身份既不是皇室公主,也不是官家小姐,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户之女。

在这封建的古代社会,贫穷的农户根本翻不出什么浪花,更何况她还是个女子。

她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本事,在现代是个普通人,在古代也不会发生改变。

如果真要说她有什么特长的话,那她托生的这幅皮囊还不错,是乡里远近闻名的小美人坯子。

她的母亲说,是因为怀着她的时候,经常去送子观音庙里磕了头,才有幸得了这么个玉娃娃。

平凡的生活日复一日,就在她以为会这样过完一生的时候,七岁那年,意外发生了。

父亲生了一场重病,家中本就贫困,砸锅卖铁换来了几幅药,却也治标不治本,父亲的病还是断断续续的不见起色。

顶梁柱不能外出工作,家中又没了银钱,一家人只能在破院子里喝着西北风。

“哇……哇……”

年幼的弟弟嗷嗷待哺,哭闹个不停。母亲早已饿的没了奶水,看着怀中的幼子,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
“跟娘去镇上吧。”

母亲的声音嘶哑,两眼无神。

那时候她的年龄只有七岁,但她的灵魂不止七岁。

隐隐约约间她明白母亲的意图,但她没有反抗,顺从的跟着她走了。

不管怎么说,到底是生她养她一场,这些年生活虽然贫穷,但也从未苛待于她,就当是报恩吧。

临走前,父亲拉着她的手,泪流满面的说:“娃啊,是爹对不起你啊……”

她听的心中难免有几分感慨,一同生活了七年,要说没有感情是假的。

母子三人艰难的一路步行到镇上,来到人牙子面前时,母亲抱着弟弟累得晃晃悠悠,站都站不稳了。

“你这丫头不错,跟我走吧,给你十两!”

“十两!”

那对那时候的她们来说,这可是天文数字,有了这钱也能抓药给看父亲病了…

母亲看向出价的人,心中却犹豫起来。

那人头上带着艳丽的红花,满脸浓妆,手里还拿着个烟斗正在吞云吐雾。

是老鸨啊…难道要把女儿卖到那种地方吗?

“我开的价已经够高的了,瞧你们这样,几天没吃饭了吧?十两够你们一家吃几年的了。”老鸨看出母亲的犹豫,继续诱惑着她。

老鸨看出母亲身边那个面黄肌瘦的小丫头底子不错,所以才敢开出高价。

买回来好好培养一番,绝对是个不会赔本的买卖,运气好了,说不定还能做个花魁娘子。

“跟我走吧。”

就在母亲为难时,贺府的管事碰巧来挑人了,管事婆心善,不忍看一个小女孩流落到烟花之地。

“五两,到贺府做丫鬟,但是要签死契。”

左右权衡之下,母亲还是选择了贺府。

钱少了点就少点吧,五两也够用了,做丫鬟总比做妓强。

她看着母亲头也不回的揣着银子抱着弟弟走了,心中泛酸,忽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。

管事婆姓孙,也是年幼时被卖进贺府,看见她眼眶微红,知她心中所想,出声安慰道:“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做事,以后的日子,吃得饱,穿的暖。”

这样也好,勉强也算两全其美了。

她乖乖的按了手印,签下了卖身契。

进了贺府后,她做事勤勤恳恳从不偷懒,再加上孙嬷嬷有意无意的帮助,短短几年时间就从一个在外院打杂的小丫头,做上了贺夫人院里的三等丫鬟。

她十一岁时,贺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有了一个空缺,凭借着不属于她这个年龄段的聪明伶俐,她越级顶上了位置。

挽月,是夫人给她赐的名。

贺夫人只育有一子,当真是“把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”这句话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府里有无数丫鬟想让大少爷多看自己一眼,妄想着能够爬上大少爷的床,翻身做主子。

她们的意图贺夫人全都看在眼里,当然不会任由她们沾染自己的宝贝疙瘩。

只要发现有人敢越矩,她立马一声令下把人拉到院子中,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乱棍打死,以儆效尤。

不出几次,大少爷身边是干净了,贺夫人又开始着急了。

贺行江已有二十,别家的少爷公子,有的连孩子都有了,但他房里连个暖床的丫鬟都没有。

贺夫人精挑细选的通房丫鬟送过去,他竟然连看都不看一眼,完璧归还。

日子已久,外界已渐渐有贺少爷喜好男风的传闻了。

“挽月,你跟在我身边多年,我瞧着你是个好的,大少爷那边正好缺个知冷知热的人,你去吧。”

贺夫人轻飘飘的一句话,挽月就被送到贺行江房里,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。

她最讨厌狐媚之人,挽月虽然相貌出众,但是做事规规矩矩,从不越界,。

每每贺行江来请安时,她总是安安分分的做事,连多看一眼都没有过,贺夫人心中满意,这才起了抬举她的心思。

第二天丫鬟举着沾血的白布给贺夫人看时,她高兴的合不拢嘴,心想儿子终于开窍了。

但她不知道的是,挽月独自在地上坐了一宿。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