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文学网 > 现代都市 > 完整文本阅读替嫁瘫痪王爷后,她成了皇家团宠

完整文本阅读替嫁瘫痪王爷后,她成了皇家团宠

卿不落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其他小说《替嫁瘫痪王爷后,她成了皇家团宠》,主角分别是楚樱洛墨北执,作者“卿不落”创作的,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如下:满了密匝匝的胡须,像一丛被踩过的乱糟糟的茅草,唇色惨白毫无血色。如果不是听到他微弱的呼吸,就凭他的面相,还以为他噶了。就这?还洞房?她真怕洞房完他当场一命呜呼!楚樱洛走到床边,想为他检查一下,顺势搭上他的手腕,但未等接触到.....原本躺尸的男人突然睁开了双眸,墨北执干涸皴裂的嘴唇微张,朝她厉声呵斥:“......

主角:女频   更新:2023-12-03 16:25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女频的现代都市小说《完整文本阅读替嫁瘫痪王爷后,她成了皇家团宠》,由网络作家“卿不落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其他小说《替嫁瘫痪王爷后,她成了皇家团宠》,主角分别是楚樱洛墨北执,作者“卿不落”创作的,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如下:满了密匝匝的胡须,像一丛被踩过的乱糟糟的茅草,唇色惨白毫无血色。如果不是听到他微弱的呼吸,就凭他的面相,还以为他噶了。就这?还洞房?她真怕洞房完他当场一命呜呼!楚樱洛走到床边,想为他检查一下,顺势搭上他的手腕,但未等接触到.....原本躺尸的男人突然睁开了双眸,墨北执干涸皴裂的嘴唇微张,朝她厉声呵斥:“......

《完整文本阅读替嫁瘫痪王爷后,她成了皇家团宠》精彩片段


破旧的浴桶里,一张绝美的脸蛋渐渐沉入水底,没了呼吸。

片刻后,忽然水波荡漾,一番挣扎后,只见一双白皙的手抓着浴桶边缘,慢慢爬了上来,楚樱洛望着眼前古色古香的房间,大脑瞬间宕机了一会儿。

她在实验室忙了一天,就在刚才她把实验室给炸了,当场昏迷......

再醒来,她就到了这古怪的地方!

乖乖,难道她赶时髦穿越了?

下一秒,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,铺天盖地涌入她的脑海。

楚樱洛,当朝大将军楚贺渊的养女,楚贺渊为人忠厚老实,十年前把她捡回家后,当亲生女儿对待,尽管后来有了妻女,依旧没有厚此薄彼。

可是半年之前,楚贺渊领兵远征至今未归,皇上下了一道圣旨,命令楚家女儿嫁到四王府。

原本嫁到王府是件好事,可偏偏,这个四王爷三年前断了琵琶骨,瘫痪在床,传闻命不久矣,急需一个王妃冲喜,若王爷死了,还要陪葬!

皇命不可违,如果违逆皇命要砍头,继母自然舍不得自己亲生女儿出嫁,于是迷晕原主强行送到了王府。

大婚之日,无一人来参加婚礼,只有一条流浪犬跑进来,发现王府穷得连根骨头都没有,恶吠几声后转身拉了一泡屎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新婚当天竟然只有一条狗来送贺礼......

还是拉了一泡屎......

多么讽刺!

原主宁死也不愿遭受屈辱,死在了浴桶中。

也就是这时,生于二十一世纪川蜀之地的楚樱洛,穿到了苍蓝国已死的楚樱洛身上。

不等她多想,丫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:“王妃,时辰到了,该洞房了。”

丫鬟说完进来替她更衣。

楚樱洛古怪的看着她:“不是说王爷是个瘫子么,他还能洞房?”

丫鬟尴尬的低下了头:“这个,我就不清楚了....”

楚樱洛眼神复杂,如果这位废柴王爷死了,估计她是这位王爷唯一的陪葬品....

现在只能寄希望这个废柴王爷还能救,上一世她出生于医学世家,揣着一身医术,说不定可以治好那个瘫痪王爷,这样一来,大家都不用死了。

出了门,王府内杂草遍生。

楚樱洛感到一丝荒凉,蹙眉问:“王府难道就你一个下人?”

丫鬟春禾叹道:“府里已经没有银子了,所有银子都被前管家带跑了,户部也不发钱,之前府里还有王伯在,但是他已年迈,昨个告老还乡了,我无父无母,就留下了。”

楚樱洛一眼便看到了草丛里的一泡狗屎:“把那个贺礼清出去吧。”

“好的王妃。”

两进两出的院子,走几步就到了王爷的门前。

推开房门,屋里燃着一盏昏黄的煤油灯,依稀可见床上躺着一个人,半张脸隐在黑暗里,看不清楚,但迎面而来却有股肃冷的气息。

楚樱洛走近之后,只见男人凌乱的发丝下双眸紧闭,脸上长满了密匝匝的胡须,像一丛被踩过的乱糟糟的茅草,唇色惨白毫无血色。

如果不是听到他微弱的呼吸,就凭他的面相,还以为他噶了。

就这?

还洞房?

她真怕洞房完他当场一命呜呼!

楚樱洛走到床边,想为他检查一下,顺势搭上他的手腕,但未等接触到.....

原本躺尸的男人突然睁开了双眸,墨北执干涸皴裂的嘴唇微张,朝她厉声呵斥:“你是谁,出去...”

呦?

楚樱洛听着他中气十足的声音,顿时眼眸一亮,十足的诧异。

可以啊,声音这么洪亮,一时半会肯定死不了。

楚樱洛非但没怂,反倒大胆的伸出手,摸索着他的手腕给他把脉。

楚樱洛眯着眸陷入沉思,把完脉,手指来到他身上,开始进行骨骼检查。

柔软的触感肆意游走......

墨北执浑身动弹不得,手臂隐忍青筋凸起,他艰难的从喉咙里发出声音:“不要碰我!”

嗓音低沉,冰冷,却毫无威慑力,更像是孱弱病人的压抑嘶吼。

他横眉冷对,漆黑深邃的眸底翻滚着汹涌的情绪。

“嘘,乖乖别说话,我叫楚樱洛,是你的王妃,让我康康你的身体......”楚樱洛手指抵在唇中,哄小孩般,悠悠然截断他的话。

这个王爷的脾气有点不太好,说明肝火郁气。

摸完上面,楚樱洛的手指顺势往下移。

“住手!”

墨北执低吼一声,用力咬紧齿关,盯着他裤腰带上的那只手,耳廓边缘羞耻的泛起一圈粉红。

楚樱洛不悦蹙眉,努嘴警告:“你莫吼我,凶撒子凶嘛,有病就得治,不然你死球了可啷个办嘛,我还得给你陪葬!病忌讳医说明你不仅是身体,心理也有病,我很温柔滴,配合点,抬下腚!”

说完,楚樱洛一手抬他腚,一手摸他腿。

用力一摁!

嘶,楚樱洛的手都摁酸了,躺在床上的狗男人竟然毫无知觉。

墨北执脸红到充血,咬牙切齿盯着她野蛮的动作:“......”这叫温柔?

这时,陪葬品楚樱洛双眼微微一睁:“完犊子了......”

她才刚活过来,该不会又要死球了吧?


楚樱洛手扶轮椅,推着墨北执出了房门。

三年来,这是墨北执第一次踏出房门,心情紧张又复杂,隐隐还有一丝期待。

楚樱洛安慰道:“ 你放心,我们就在院子里走走,不出府。”

众人都知道王爷瘫痪在床命不久矣,贸然出去太招摇了,而且皇后的人还在外面盯着,要是让皇后知道就完球了,所以暂时还是低调点好。

初升的朝阳洒在身上,暖融融的,墨北执抬起头双眸微阖,呼吸了一口外面新鲜的空气之后,他内心颤栗,眼眶涌上一股酸涩的潮湿感。

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重见天日。

听到楚樱洛的话,他点头应了声好。

王府里繁景不在,院内一片萧条,只有春禾一个人在打扫卫生,听闻王爷要出门,她还特意拔了下杂草。

看到王爷出来的那一刻,春禾手里的扫帚不禁掉落,露出震撼的眼神。

下一秒,双眼模糊,流下激动的泪水。

恰好这时武大魁和武娇娇兄妹俩葬完父亲,按约定回到了王府。

楚樱洛朝他们招了招手:“大魁,娇娇,你们过来。”

“在!”

武娇娇一下子蹦到楚樱洛面前,气沉丹田,声音洪亮,黑了楚樱洛一跳。

楚樱洛低头看着台阶说道:“你来帮我抬一下轮椅。”

结果话说了半晌,无人回应。

楚樱洛抬头一看。

武娇娇已经盯着墨北执看傻了。

饶是武大魁也停下了脚步,双眸定定的看向了眼前的男人。

他一身墨青色衣袍,腰间束着祥云宽边锦带,如墨青丝束起直至腰间,修长的身体坐的笔直,整个人丰神俊朗中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。

只是瞥一眼,就惊为天人!

武娇娇拉着武大魁,掐住他胳膊激动的小声喊:“哥哥,哥哥,俺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。”

她声音粗犷,嗓门又大,尽管刻意压低还是叫人听得一清二楚。

墨北执的脸色有些黑。

武大魁吓得一身冷汗,连忙扯了扯妹妹的衣袖,又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:“王爷,王妃,我妹妹心直口快,你们莫要怪罪。”

说完,他帮着楚樱洛一起将王爷的轮椅从台阶上抬了下来。

楚樱洛摆手笑道:“没关系,自己人不用拘束,我家王爷就喜欢你妹妹这样的性子,对吧王爷?”

墨北执哼了一声表示回应了。

武娇娇傻乎乎的嘿嘿一笑,露出格外白皙的牙齿。

春禾跑上前兴高采烈地告诉他们:“王爷可是我们苍蓝国最帅的男子。”

墨北执被众人像看猴一样感到怪异,出声提醒楚樱洛:“推我去走走。”

楚樱洛粲然一笑:“好的王爷。”

走了几步之后,楚樱洛好奇的低下脑袋问:“王爷,你真的是苍蓝国最帅的男子吗?以后我就叫你苍蓝国第一美男子怎么样?”

墨北执嘴角微抽,这不是叫那些戏子的称呼吗?

沉默半晌,墨北执缓缓开口:“本王名北执,字长卿,皇上曾赐我封号墨膺王,你要是不想喊王爷,可以唤我长卿。”

墨北执仔细讲完,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脖颈处的肌肤泛起淡淡的嫣粉,一路红到耳根。

“长卿?”

“卿卿?”

楚樱洛嘴里默念,未发觉他的不对劲,只是觉得这名字还挺好听的,不过在外人面前,还是喊王爷比较好。

来到后院,满院的鸭子嘎嘎直叫,吵闹不休。

虽然闹腾,但是看着此情此景,却让墨北执感受到了自由的生机和活力。

心底那股子想要活下去的欲望也强烈了一些。

楚樱洛适时出声提醒:“王爷,我答应让你出门跟鸭子玩耍,我已经做到了,那王爷是不是也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?”

墨北执嘴角微微上扬,勾起一抹清浅的笑容,温声说:“好。”

楚樱洛一眼望过去。

该死,王爷的笑容真迷人呀,这得迷倒多少怀春少女!

正看得入迷,春禾忽然急匆匆跑来禀告:“王爷,王妃,三王爷来了......”

三王爷?

“不见!”

楚樱洛话音刚落,就听见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传来:“怎的?王妃是不给本王面子,还是羞于见人,本王都来了,竟然将本王拒之门外......”

话未说完,声音忽然戛然而止,三王爷震惊在原地,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人目瞪口呆。

这个废物竟然坐起来了?

楚樱洛不悦的蹙眉,这个三王爷真没礼貌,没让他进来,自己就闯进来了。

这都不打紧,三王爷墨文桓的府邸就在对面,跟四王府离得极近,平时他从未露过面,今天却冷不丁的跑来。

就怕他这次来者不善......

春禾在一旁急得干瞪眼。

楚樱洛挥了下手,示意她下去。

三王爷墨文桓走近后,将墨北执仔细打量了一个遍,眼底闪过一抹阴冷的光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老四你......好了?”

墨北执淡漠的目光在他身上轻轻瞥过,剧烈的咳嗽几声,虚弱道:“托三皇兄的福,我勉强还能活些阵子,但本王已时日无多,只能拖着残废的身子在院子里苟延残喘。”

楚樱洛眯眸,听他话里的意思,便知道三皇子这个人不简单,墨北执应该在隐忍。

听闻老四还是个废物,离死不远,墨文桓就放心了,既然如此,暂且就放他一马。

他挺了挺胸,笑了起来:“本王今天来,是请你们去我府邸喝喜酒的,本王今天纳妃,我看你们府里好久没热闹过了,也想着让你们跟着一起沾沾喜,四弟会来的吧?”

他双眼期待的看向两人,虽是在邀请,但更像是在施舍,语气里难掩炫耀和得意。

墨北执淡声道:“不必了。”

“四弟你行动不便,能够理解,不过四王妃......”

墨文桓的目光落在一旁的楚樱洛身上,眼底露出刹那惊艳,眯眼笑道:“肯定会给本王面子的吧?”

墨北执余光瞥见墨文桓脸上的表情,见他打起楚樱洛的主意,眼底闪过一抹厌恶,俊脸绷紧却只能隐忍着不发。

但这次墨文桓的到来却给他提了个醒,也给他颓废不堪的生活添了丝危机感,心中隐隐升起一个主意......

墨文桓还在巴巴等着。

楚樱洛清楚墨文桓的来意后,不禁勾了下唇,心想你的面子,值几个钱?

楚樱洛假装为难的叹了口气,假意逢迎:“回三王爷,我很想去喝你的喜酒,但是没办法,我有个瘫痪的王爷要照顾,还要照顾这满院的鸭子,实在分身乏术,所以三王爷的好意我心领了,人就不去了,恭喜三王爷二婚,又纳新妃,祝你们早生贵子。”

墨文桓总感觉这句话哪里怪怪的,却又说不上来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